<xmp id="am448"><optgroup id="am448"></optgroup>
  • <xmp id="am448">
  • <menu id="am448"><nav id="am448"></nav></menu>
  • <menu id="am448"><tt id="am448"></tt></menu>
    <menu id="am448"><tt id="am448"></tt></menu>
  • 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指称论文范文写作 京津画派指称新探相关论文写作资料

    主题:指称论文写作 时间:2019-07-25

    京津画派指称新探,本文是一篇关于指称论文范文,可作为相关选题参考,和写作参考文献。

    指称论文参考文献:

    指称论文参考文献 新经济杂志农村新技术杂志新课程导学期刊新制度经济学论文

    “京津画派”是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中的一个重要的艺术团体,与“海派”“岭南画派”并驰画坛,影响极大.而“京津画派”一词却是近些年美术史研究中出现的概念,学界在使用这一指称时也有不少争论,故其所指的内涵和外延尚有待深入探讨和发掘.

    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研究领域中,关于地域画风的构建和美术家群体性的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之一.特别是20世纪早期的中国画坛,传统绘画在观念、技巧、题材等诸多方面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随之而来的是百家争鸣和艺术实践创新.在这一时期,围绕着中国画的革新和前途命运的讨论蜂拥不断,而“京津画派”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京津画派”是近十几年学术界出现的一种提法,主要指民国时期活动于京津地区的画家团体,是与上海、浙江、江苏地区的“海派”和广东地区的“岭南画派”并存的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画家集群.这三个艺术群体在20世纪前期的中国画坛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对后来中国绘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虽然“京津画派”一词日渐频繁地用于美术史研究、博物馆展览和艺术拍卖等诸多领域,但是就学理而言,其究竟是不是一个完整的概念,它所指代的画家集群是否构成一个具有统一艺术宗旨的派系,尚值做到深入探讨.而对于京津画派与近现代美术现象的关联,它存在的时间、地域、画家构成,以及形成过程、发展状况、艺术主张、历史影响等问题,还有很多研究和商榷的空间.因此,厘清这一指称的内涵和外延,使之在今后的学术研究或展览、出版中规范地应用,而不至于让人产生太多的分歧和误解,将会产生积极意义.

    关于“画派”的问题

    中国传统书画中的派别之论,历史久远.尤自明代以后,董其昌作“南北宗”论,更是把派别之分推到一个顶点,甚而给艺术批评以极大的影响.一般而论,画派须具有如下几个基本特征:

    1.具有地域性.如新安画派是以新安(今安徽徽州)地区为主,吴门画派以吴门(今苏州一带)地区为主.

    2.有画派领袖.如浙派的领军人物戴进,吴门画派的沈周、文徵明等.

    3.有明显的艺术师承.如岭南画派二居、二高一陈、关黎赵等,代代师承关系明确,艺术特征明显.

    这种派系主导画坛的现象在明清时期达到鼎盛,而至清末开始逐渐衰败.随着西方科技、文化对中国社会越来越强的震动,传统画坛也不可避免地卷入这场变革浪潮之中,而此时的“画派”也在转变着自己的角色.

    学界一般认为,民国初期的画坛呈现的是三足鼎立的局面.而这“三足”所指的是以沪宁苏杭为中心的“海派”、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画派”和以京津为中心的“京派”.很明显,这延续了明清以来“以地别为派”([清]张庚:《浦山论画》云:“划分南北,始于唐世.然未有以地别为派者,至明季方有浙派之目”)划分画派的传统.三者皆以大城市为中心而形成了地域性的绘画群体,各自持有自己鲜明的绘画理念和艺术主张.但是值做到注意的是,这三个画派的活跃时间正逢中国社会巨变和文化思潮革新的年代,其于美术界的影响已经超出传统画派在画坛所发挥的影响力.换句话说,在中西方文化对冲激烈的时代,这些所谓的“派”是不可能延续着传统画派的发展模式前行而无视周遭的文化环境变革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三“派”都具有多元的构成和新的发展模式.正如薛永年先生所说,在西洋绘画在中国画坛发生越来越强烈的影响时,传统的绘画群体也开始产生了不同的回应态度,他们“因应着新的形势在起衰振兴中呈现了两种走向.一种是引西润中,即引进西方的艺术观念和方法,以融合中西或谓折衷中西的方式改造旧有的中国画.另一种是借古开今,即保持本土文化的立场,以借鉴晚近失落的传统精华之途径更新旧有的中国画.前者被称为革新派、融合派或折衷派,后者被称为国粹派、传统派或保守派,近年更有人称前者为开拓派,后者为延续派.”(薛永年:《民国初期北京画坛传统派的再认识》,《美术观察》,2002年第4期)按此种说法,则这里所谓的“派”是指有共同的艺术态度和主张的艺术群体,如果前文所谓的画坛三足的“派”单纯指地域划分的话,则这两个概念在内容上则有交叉之处.例如,徐悲鸿的艺术主张向来被人们看作是中国画革新派的代表,然而他的主要艺术活动则是在北京,也可以归为“京派”.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京派”的所指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含义,薛永年先生称它做“北京画坛的传统派”.近几年来“京津画派”概念的传播越来越广,也似乎被人们所认可,但是仅限于概念熟识阶段,关于此画派存在的时间、地域、画家构成,以及形成过程、发展状况、艺术主张、历史影响等等,还基本没有进入实质的研究,且现有的论述少有从京津画派的内在发展线索、主要阶段、代表人物以及风格演进等方面进行详细的探讨和研究. “京津画派”与“海派”比较

    民国二三十年代,一场关于地域文化的论争异常热闹,这就是“京海之争”.1933年10月18日,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刊载了沈从文《文学者的态度》一文,因文中有“在上海赋闲”,“赋闲则每礼拜必有三五次谈话会之类”的话,引起海上文人的反感,此后有杜衡起、曹聚仁、徐懋庸等人发文反击,《大公报·文艺副刊》和《申报·自由谈》成为这场论战的主要阵地,此期间发表的文章还有沈从文的《关于“海派”》、曹聚仁的《续谈“海派”》、苏汶的《文人在上海》、青农的《谁是“海派”?》、毅君的《怎样清除“海派”?》、师陀的《“京派”与“海派”》、胡风的《再论京派海派及其他》以及姚雪垠的《京派与魔道》等.(朱少伟:《海派文化的起源及“京海”之争》,《探索与争鸣》2002年第12期)有学者指出“海派”通常也被用来指称上海人所特有的某种作风做派,行为方式.(金志浩:《三十年代“京海之争”》,《上海档案》2003年第5期)这似乎不无道理,但是又不尽全面.1934年1月7日,沈从文在《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的((论“海派”》-文中讲:等名士才情’与‘商业竞卖’相结合,便成立了我们今天对于海派这个名词的概念.但这个概念在一般人却模模糊糊的.且试为引伸之:‘投机取巧’,‘见风转舵’,一看情形不对时,即刻自首投降,且指认栽害友人,邀功牟利,也就是所谓海派.因慕渴出名,在作品之外去利用种种方法招??;或与小刊物互通声气,自作有利于己的消息;或每书一出,各处请人批评;或偷掠他人作品,作为自己文章;或借用小报,去制造旁人谣言,传述摄取不实”很明显,沈从文在这里所指的“海派”乃是一种出现在上海地区的风气现象,更多指向其中的一些文人在做人做事上的劣行,批评文学上的一些虚假现象,但是并未拿“海派”概括此地区的文风或文人的主流作风.所以,从“京海之争”的现象可以看出,京派和海派这两个概念的生成是指代两个文化区域中的“伪恶”的一面,而不是“真善”的一面,其“争”的实质是在互相抨击地域文化中弊病,而非是评价对方的文化精粹.鲁迅先生于1934年2月3日《申报·自由谈》中发表的《“京派”与“海派”》一文中则更加精确扼要地道出了两者的区别:“北京是明清的帝都,上海乃全国之租界,帝都多官,租界多商,所以文人之在京者近官,近官者在使官做到名,近商者在使商获利,而自己也赖以糊口.要而言之,不过“京派”是官的帮闲,“海派”则是商的帮忙而已.但从官做到食者其情显,到处难以掩饰,于是忘其所以者,遂据以有清浊之分.而官之鄙商,固亦中国旧习,就更使“海派”在“京派”的眼中跌落了.”(鲁迅:《“京派”和“海派”》,《鲁迅全集》第五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1月)

    结论:适合不知如何写指称方面的相关专业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关于指称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京津秦协同视角下提升秦皇岛城市文化软实力策略
    摘 要:对于城市的发展来说,除经济因素之外,文化软实力的提升至关重要。一座城市要想拥有无可复制的竞争力,并始终保持可持续性发展,必须不断提升自。

    互联网金融风险和风险管理新探
    摘 要: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金融得以实现,大量互联网金融的涌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与传统金融相比,互联网金融具有便于操作、。

    高速公路加油站营销模式新探
    摘要:高速公路的建设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随着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高速公路事业正处于扩张期,而随着汽车拥有量的上涨,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日渐提升。

    京津在冀候鸟式社区养老新模式
    摘要:2016年京津冀一体化升级为国家发展战略,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已经步入快车道。由于京津两地的老龄化问题突出,外来人口相对众多,养老产业面临着。

    论文大全
    新濠天地娱乐开户|官网_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