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am448"><optgroup id="am448"></optgroup>
  • <xmp id="am448">
  • <menu id="am448"><nav id="am448"></nav></menu>
  • <menu id="am448"><tt id="am448"></tt></menu>
    <menu id="am448"><tt id="am448"></tt></menu>
  • 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凯利论文范文写作 凯文·凯利被捧上中国互联网神坛美国老头相关论文写作资料

    主题:凯利论文写作 时间:2019-07-24

    凯文·凯利被捧上中国互联网神坛美国老头,关于免费凯利论文范文在这里免费下载与阅读,为您的凯利相关论文写作提供资料。

    凯利论文参考文献:

    凯利论文参考文献 高被引论文中国现代医学杂志中国畜牧杂志中国和世界的关系论文

    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凯文·凯利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先后得到过“未来学家”、“互联网预言家”、“世界互联网教父”和“硅谷精神之父”的称号.他不仅见证了自己在中国地位的起伏波动,也映照出中国互联网从追逐者到引领者身份的风云巨变.

    美国客人

    “精力很足”.这是凯文·凯利在中国时给人留下的印象.

    他长着一张标准的欧美面孔:高鼻、深目,配着一副高加索人的灰白色大胡子.就连头发也是白色的,稀稀疏疏.一副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

    这个形象就像是早年电视广告中经常出现的“外国教授”,符合人们对一个互联网“预言家”的设定.

    凯文·凯利的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16年12月9日.成都市人民南路的锦江宾馆.这天下午,他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详细分享了自己对于未来科技的“预言”: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追踪技术.

    台下坐着至少1000名观众,他们中的大部分是互联网人,还有提前聚集起来的书迷,高校学子以及在职MBA(工商管理硕士)、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就读者.

    凯文·凯利的状态不错.做完那场独立演讲,他还和当地一家互联网媒体创始人进行“巅峰对话”,之后又用了一个多小时为自己的书迷签名、合影.

    而此前一天,他刚刚在南京世界智能制造大会上,做了一场内容几乎相同的演讲,网上有人吐槽:“希望凯文·凯利老师换一套PPT,用了一年了.”有人质疑他的诚意.

    在搜索框中同时输入“凯文·凯利”、“活动”两个关键词,可以得到接近60万个结果.

    和他同时出现的中国城市,从北京到广州、从杭州到武汉;同时出现的人名,从马化腾、张小龙、李开复等一线互联网大佬,到一些不出名的三四线互联网创业者.

    凯文·凯利第一次到中国宣传,是6年前.《失控》的出版商赵嘉敏去接机,第一次见到KK(凯文·凯利的简称).

    那一波宣传活动排得很密.整整一周里,工作的时间几乎是从早上九点一直排到晚上九点,没有间歇:参观中国企业、接受媒体专访、高校演讲.但凯文·凯利应付自如.

    不止一个和凯文·凯利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都强调过这一点——他精力很旺盛.在中国长城、贵州大山上,这位65岁的老人总是能把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远远地甩在后面.

    这大概是他能够对付高强度商业活动的秘密.仅2016年,凯文·凯利在中国就共参加了12场活动.

    未来预言家

    在中国互联网和泛互联网圈子里,凯文·凯利先后得到过“未来学家”、“互联网预言家”、“世界互联网教父”和“硅谷精神之父”的称号.

    这些名头或多或少带着“先知”的意味,也让凯文·凯利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部分人的“精神导师”,扮演着从混乱的互联网市场中寻找清晰方向的关键角色.

    但在美国,凯文·凯利的日常生活图景,却远离这种热闹.他的家位于远离硅谷的大郊外,那是一个建在旧金山海滨小镇柏思域加(Pacifica)的二层小木屋.他养过几年蜜蜂,后院里有五只鸡.

    木屋外雾气缭绕,木屋内的书架上堆满了书,房间里除了机器人模型之外,还摆着乐高.这位以“互联网先锋”形象出现的人物过着远离科技的生活,直到2010年《失控》在中国出版,出版商邀请他来北京参加活动,他才购买了第一部智能手机和手提电脑.

    每天早上,凯文·凯利一边吃早饭,一边阅读纸质的《纽约时报》.他很少上网,自嘲是“非常非常落后于时代”的人.他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大学教育,在20岁那年只身远赴亚洲开始了六、七年的“游侠”生活.

    尽管凯文·凯利没在互联网公司真正工作过,但不影响他对科技的热爱和思考.

    1994年,凯文·凯利的代表作《失控》在美国出版,他用了528页的篇幅,从生物学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对科技、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思考.

    不过,这本书实在太厚了,在美国的销量不温不火.而之后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则远远超出这位“预言家”的预期.

    从走红到失控

    凯文·凯利的走红,几乎踩准了每一个关键公司的关键节点.

    原《东西网》员工师北宸参和策划了凯文·凯利第一次中国行的活动方案.在他看来,KK的走红有点占据“天时地利”的意思.

    《失控》在中国出版前后,《连线》杂志上一篇名為《万维网已死》的文章恰好在中国互联网圈引发热议,两个月后,他们刚好把凯文·凯利请进中国.

    那是2010年.译言网联合创始人赵嘉敏脱离原公司,成立东西网的第一年.这位曾经留学美国,并在硅谷工作7年的工程师,试图成为中国的出版商和优质国外作者的中间人.

    他需要一本不错的国外作品,作为“新长征路上”的代表.这时候,他想起一个老朋友曾经推荐的凯文·凯利.

    书在美国销量不高,赵嘉敏比谁都了解这么一个“大部头”作品,想要成为畅销书很难.和出版方最初签订的版权期是5年.出版社对于《失控》的预期并不高——能卖完首印 6000 册就不错了.

    赵嘉敏说,当年和出版社的那份协议具备一定的对赌性质,如果没能达到5万册的销量,《东西网》只能分得比率极低的一部分版税.

    翻译的进程略有曲折:最初只有一个译者,花了十个月时间,完成了不到四分之一.按照这个速度,想要在预期时间内完成出版几乎不可能.为了加快效率,他们招募了10位译者,分别负责不同的章节同步翻译.

    但后来互联网上却开始疯传,认为是故意采用这种翻译手法,目的是为了和凯文·凯利理论主张暗合.

    那一轮宣传结束后,《失控》的销量虽然没有明显突增,大面积的媒体报道却让越来越多人知道了凯文·凯利的名字.而针对他的一场新的“商业运作”正在悄然酝酿.

    那一年,互联网圈著名的“3Q”大战打响, 和360的这场对抗中,受到了“垄断”的严肃指控.这一场公关大战让 受伤,急需对外展示一个“开放者”的形象.

    负责这件事情的腾云团队想找一位国外作家和马化腾做一场对话,聊一聊互联网公司的垄断和开放.赵嘉敏说,听到这个需求,他几乎想都没想就推荐了一个人——KK??!

    如今看来,他和马化腾的那一场对话是绝对的“巅峰之笔”,也可视为凯文·凯利在中国成名的转折点.继马化腾之后,李开复、王小川等相继邀请凯文·凯利参加活动,形式也包括和这位“科技预言家”对谈.

    围绕着凯文·凯利的一切渐渐“失控”.这位和上述大佬有着紧密联系的“先知”、“教父”,开始穿梭于各个城市的“布道场”,听众对象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对话另一方从马化腾变为 开放平台负责人,逐渐到三线城市微商美女CEO.

    对于书迷而言,从《失控》到《科技想要什么》再到《必然》,逐渐有人觉得,“有点不知所云的感觉”.

    “一线大佬不请他了,是因为KK和五年前是一样的.”原《东西网》员工师北宸觉得,这个虽然很残酷,但真实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摘编自微信公众号“每日人物”

    结论:关于凯利方面的的相关大学硕士和相关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张凯丽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中国龙为何被译作Dragon
    今年两会期间,有人提出中国的龙应译成Loong,同时将西方的Dragon音译为“拽根”。常以“龙的传人”自诩的中国人,为何如此抵触西方的“拽根”。

    安利纽崔莱中国情结
    1915年,安利纽崔莱创始人卡尔·宏邦来到中国,发现了“药食同源”的理念。1934年,卡尔·宏邦回国后创立了纽崔莱的前身——加利福尼亚州维生素公。

    共享经济,又一个被中国互联网玩坏的概念
    “人人”的力量是强大的。2000年1月份,罗宾·蔡斯(Robin Chase)和她的搭档创办了租车服务公司Zipcar,其理念是“汽车共享”。。

    被捧上天VR元年却遇凛冬
    Winner is coming。从年初高呼VR(虚拟现实)元年已至,无论是热钱还是创业者,无不干劲满满,但忽如一夜冬风来,故事还没能讲到年末,。

    论文大全
    新濠天地娱乐开户|官网_首页